Welcome To Worldwide Store

株洲:农村厕所革命 几多酸甜苦辣

厕所1

安装玻璃缸。王军 陈蕊/摄 图片来源:株洲日报

厕所2

改厕现场。王军 陈蕊/摄 图片来源:株洲日报

厕所3

改造后的化粪池。王军 陈蕊/摄 图片来源:株洲日报

农村改厕,是啥滋味?   

有人说酸:千难万难,改变百姓观念最难;有人说甜:水声一响,既有面子又有里子;有人说苦:标准拔高,再硬的骨头也得啃;有人说辣:层层验收,改一户就要成一户。   

亲历者眼中的“酸甜苦辣”,构成了农村改厕最真实的味道。数据显示,该项工作启动以来,株洲全市已改造卫生厕所106435个,新建农村公厕139座。   

去年底,新华社、农民日报等中央媒体报道并点赞株洲的农村改厕“领导重视、工作力度大、效果好。”   

【味道一】 酸:村干部变身“掏粪工”   

厕所虽小,但事关民生,谁也离不了。   

曾经,“一个深坑两块板,三尺石墙围四边,夏天臭气能熏天,冬天冷风心里钻”,是农村旱厕的真实写照。  

醴陵市嘉树镇渗泉村也不例外。村里大多数旱厕,连着菜地和农田,粪水通过排水沟往外流,给农业生产提供养分。久而久之,村里的水变浑浊了,空气的味道也变了。   

改善农村人居环境,要从厕所改起。2018年,醴陵市启动“厕所革命”三年行动,发力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改造。   

一开始,老百姓并不买账。“用得好好的,霸蛮改个啥?断了农家肥,种菜能用啥?”一连串问号,让渗泉村党支部书记易卫国碰了一鼻子灰。   

在农村,生活观念一旦养成,想改变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   

易卫国决定先在自家“闹革命”。趁着父母外出走亲戚,他把旱厕填埋了,在屋内安装坐便器,连通屋外的三格化粪池,等父母回到家,生米煮成熟饭,用手轻轻一摁,啥气味也没有,关键是沉淀发酵后流出的水同样可以浇花淋菜,而且肥力更好。父母用了更舒心,邻居看了也放心,效果立竿见影。   

但在推进过程中,新的问题又来了。在原址改厕,需要清空旱厕中的陈年粪渣,而农村家庭青壮年劳力大多外出务工,留下来的老人小孩做不了,难题只能由村干部解决。   

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村支两委一咬牙,变成全副武装的“掏粪工”。“硬着头皮跳进去,那刺鼻味道直逼脑仁,出来后闻啥味道都不对。”易卫国回忆说。当时,渗泉村村主任还因此染了病,不得不告假调养。   

村干部忍住了心酸,老百姓得到了实惠,改厕工作拥有了强大的群众基础,实施起来就顺风顺水。到2020年,渗泉村率先完成360个旱厕改造任务,新改厕农户占全村可改厕农户的90%以上,环保卫生厕所使用率达到100%。  

【味道二】 甜:化粪池上长景观   

在芦淞区白关镇卦石村,村民旷国华家的厕所洋气得很:洁白的瓷砖,冲水式马桶,整洁的环境,任谁看了都动心。   

厕所有啥好看的?看点就在外头的化粪池。   

一条水泥路通往屋后,路的一边是长满青草的池塘,另一边是长约3米、宽2米的水泥地,地上凸起3顶“水泥帽子”,下方对应着化粪池的每一格,地上则摆满橘树盆栽,一根两米长的塑料管道冒出水泥地面。   

“上头长满景观,里头完全密闭,臭气出不来,蚊虫也不光顾。”旷国华兴致勃勃地介绍,以往厕所连着猪圈,又脏又乱,现在连接菜园,遍地景观。   

尤其是化粪池出水口连接生态过滤池,池内养着吸收氨氮的植物,排出的水可直接用于农业灌溉。菜地里的茄子和辣椒,长得生机勃勃。   

去年,株洲推出农村改厕“首厕过关制”,即各个环节要严格按照国家相关标准进行“测试”,首厕过关才能全面推行。为确保质量,全市统一选用符合国标的玻璃缸整体式三格化粪池,对达不到“省级检验报告”要求的产品,一律实施“一票否决”。   

旷国华家里的厕所也持续改进,新增的塑料管道“排气孔”,是为了避免化粪池内的堆积物,在密闭空间内长期发酵产生大量沼气,从而可能引发的爆炸。“舒适和美观都有了,安全性同样不能忽视。”卦石村支委委员张增凡说。   

事实上,一个卫生厕所的改造,光是户外的资金算下来就要近2000元,如果这笔钱从老百姓身上出,肯定会遇到阻力。对此,市县两级把补助标准提高,由政府出资购买玻璃缸、管道、接口等原材料,并统一聘请施工队。老百姓只需选好地,挖出一个能容下玻璃缸的坑。   

奖补政策给力,老百姓的积极性更强了,从“要我改”,后来变成了“我要改”。卦石村台冲组村民旷段生,把玻璃缸领回家后,私自增加了一条4米长的管道,让化粪池超过规定距离。工作人员上门检查,发现管道过长容易造成堵塞,验收不达标。他立马请回施工人员,按照要求重新安装。“村里把罐子收走了,那就亏大了。”他说。   

从传统的蹲便,到新型的坐便;从刺鼻的异味,到清新的环境;从简陋的茅草屋,到干净明亮的洗手间……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尝到了农村改厕的甜头。   

【味道三】 苦:再硬的“骨头”也要啃   

中午的阳光分外毒辣。饭后休息半小时,刘立新领着工友出发了。   

他是渌口区龙船镇改厕施工分队的负责人,当天改厕的这户农家,房屋靠近大山,泥土层下是坚固的石头,大伙一上午没停歇,坑只刨了一半。化粪池的标准是长2.4米、宽1.4米、高1.4米,按照技术规范,刨坑还需要一定的留白。   

电钻声嗡嗡,钻起火星四溅,直到卡在石缝里。刘立新果断决定,改用炮击。钻孔,填充炸药,点燃后撤,随着砰的一声巨响,石屑飞了一地。   

“松动了!别都坐着了!”刘立新催促着。午后的施工人员有些倦意,大家躲在树底下用草帽扇着风,全身被汗水湿透。一位工友被石块割破了皮,被汗水浸得生疼,可也没有更多时间来处理。   

龙船镇面积大、人口多,改厕任务重,每支施工队手头都排得满满的。这样的晴好天气,正是他们抢抓进度的有利时机。   

比起身体上的苦,施工队员更怕辛苦白费。在庙前村,两栋房子前后相连,前屋的房主要在屋后开挖化粪池,就在大伙准备把玻璃缸抬进去时,后屋的主人就跳出来反对,认为化粪池“挡住了风水”。两屋人谁也不相让,还把气撒到施工队员身上。“协商不成,只能重来。”刘立新说。   

但有时候,苦在身上,甜在心里。严家村有一户贫困户,平时的生活用井水,等厕所安装好了,却没有冲水水源。施工队员出工出资,在屋后新建一座小型水塔,通过管道把井水抽上来,卫生厕所终于派上了用场。“拿着自己的工钱帮助有需要的农户,值得。”刘立新和工友们达成一致。   

更难的是把施工设备和玻璃缸运到挽洲岛上。挽洲岛有300多栋房屋,需要改造厕所的农户达到200户,每次运送玻璃缸,需要通过吊车运上船,岛上没有工具车,上了岸全靠人力抬。一个玻璃缸足足50公斤重,放下扁担时,施工队员的肩膀已勒出血痕。   

付出多少汗水,就有多大收获。前年,龙船镇改造农村厕所1636个,去年是800个,今年计划完成1800个,完成进度和质量位居该区前列。   

【味道四】 辣:一个池子不留瑕疵   

厕所改造的质量,是老百姓关注的重点。   

改厕过程中,株洲创新推出“四统一”工作模式,做到统一建设标准,统一改厕编号,统一技术流程,统一验收奖补,并严格落实“首厕过关制”“培训上岗制”“工程监理制”和“产品抽检制”等辣味十足的评估验收制度。   

“施工队入户施工,都拿着详细的图纸,并且对照技术规范施工。”渌口区龙船镇农业农村办主任刘明招说,改厕完成后,还有第三方监理现场“挑刺”。   

最先看的是连接质量。监理人员会把第一格和第三格的水清空,在第二格灌水到连接管道下方,如果两头都没有渗漏,说明黏合效果良好。   

其次要看杀菌效果。揭开化粪池水泥盖,如果沉积物上方自然形成一层粘膜,说明密闭和发酵效果良好,气味没有渗漏,达到了卫生厕所的标准。   

“头一年,我们检查出20个不合格厕所,全部推倒重建。”刘明招告诉记者,镇里为此还召开专门会议,要求施工队“回炉重造”,宁愿进度慢一点,也不能让池子留下瑕疵。   

在改厕过程中,市农业农村局还多次到外地学习取经,调研改厕技术经验,并组织召开现场会,对产品样品进行评估,在征求各县市区和生产厂家意见的基础上,经过反复修改与确认,最终制定了农村“厕所革命”工程建设技术规范,对厕所的规格、面积、高度、材质等都做了明确要求。   

此外,株洲还明确要求施工队伍、技术人员、验收人员必须经过岗前培训,持证上岗。在验收过程中更是采取三级验收模式,按照乡镇验收100%、县级复查100%、市级核查50%逐级开展验收,确保“改一户成一户”。同时,实行“一厕一编号”的管理模式,让每个厕所都拥有自己的“身份证号码”。   

“我们还将改厕工作纳入市对县市区、县市区对乡镇、乡镇对村的季度评估考核,从任务完成率、质量合格率、接通使用率、信息正确率、群众满意率等方面进行严格考核,确保任务落实管理到位。”株洲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肖学慧说,一项项充满辣味的考核,让农民在享受方便的同时,有了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。(株洲日报·掌上株洲记者/王军 通讯员/熊英杰 刘木林 言文超)   

责任编辑:罗春娇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